当前位置: 首页原料豆粕评论> 正文
世界最大豆粕出口国与最大消费国“双赢”
发布时间:2019-09-18 09:49来源:第一财经

阿根廷农牧渔业部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阿根廷与中国已达成有关准许阿根廷大豆、豆粕输入中国的协议,这项协议把最大豆粕出口国和最大豆粕消费国直接连接在一起。预计,阿根廷的豆粕最早将于2020年初就可装船运往中国。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海彬认为此份协议意义重大,他表示:“这是一份双赢的协议,有利于保障中国对饲养用豆粕的供应安全,也有利于扩大阿根廷农业部门的供应链,在大豆生产和加工两个环节受益于中国需求,从而收获更多利润和就业。”

最大豆粕出口国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阿根廷双方10日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与阿根廷共和国农牧渔业部关于阿根廷豆粕输华卫生与植物卫生要求议定书》。

豆粕是棉籽粕、花生粕、菜籽粕等12种动植物油粕饲料产品中产量最大、用途最广的一种。作为一种高蛋白质,豆粕是制作牲畜与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大约85%的豆粕被用于家禽和猪的饲养,豆粕内含的多种氨基酸适合于家禽和猪对营养的需求。

海关总署网站显示,中国在9月初开放了俄罗斯甜菜粕、大豆粕、油菜籽粕进口。此次又对阿根廷豆粕打开市场,在当前贸易争端的复杂背景下,进一步保障了中国饲料来源的多样性。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邹肖力说,中国近年来不断向阿根廷开放市场,阿根廷樱桃、蓝莓、葡萄、冰鲜和带骨牛肉、羊肉、马匹、蜂蜜、猪肉陆续实现对华出口,这不仅使中国民众享受到更多更好的产品,也有力促进了阿根廷农业生产和出口贸易,增加了阿根廷就业,实现了互利双赢。

阿根廷是世界第一大豆粕和豆油出口国,每年出口豆粕约3000万吨,2018年豆粕出口额达91.97亿美元。而中国目前每年消耗的豆粕量达7000万吨左右。自1999年后,中国豆粕进口始终未大规模开放,仅从印度、巴基斯坦及其他亚洲国家购买少量豆粕。

阿根廷约80%的大豆产地距离压榨中心和港口非常近,只有300到400公里,自然优势十分明显。罗萨里奥(Rosario)是阿根廷的主要谷物集散地,附近的巴拉那河沿岸星罗棋布多家大型碾碎厂,这里是南美洲甚至全球最大的大豆压榨中心,有22家工厂每天处理15.7万吨大豆,在9月,中国代表团参观了邦吉、路易达孚、嘉吉等公司下属的7家压榨厂。

此前阿根廷仅向中国出口大豆和豆油。

就大豆而言,一直以来,中国是阿根廷大豆的头号买家,往年的进口量在700万到800万吨之间,2018年阿根廷96%的大豆出口目的地是中国。阿根廷预计今年总计向全球出口850万吨大豆,截至目前约八成都是输往中国的。

中国一度也是阿根廷豆油的最大买家,年进口量曾超百万吨,但在2015年底出现过贸易中断,在2018年恢复进口。

对阿根廷意义重大

阿根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农业及农产品出口国之一。在其出口的产品中,该国的农业及畜产量出口创汇约占年度出口总值的70~95%。

在以往,阿根廷的豆粕主要出口到东南亚、欧洲和北非。对于中国市场的打开,从阿根廷商界到政界都充满了喜悦和期待。

阿根廷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Rosario Grains Exchange)表示,明年的出口需求将会急剧增加。“考虑到新市场的规模和潜力,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个重大的消息。”该交易所表示。

“这是一项历史性协议。”阿根廷植物油行业商会和谷物出口商会(CIARA-CEC)会长易蒂哥拉斯(Gustavo Idigoras)对媒体表示,不过他也补充称,该协议仍需种植授权和登记这两个过程,可能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去年阿根廷进行了税改,生豆价格上涨,压榨大豆的利润率降低,出口生豆反而更有赚头。易蒂哥拉斯表示,现在压榨厂闲置产能超过一半,且压榨商出口生豆比例飙升超过50%,而以往通常只有20%。

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表示,该协议将支持农业部门的就业,为阿根廷农民创造更多机会。“我们的国家是豆粕的最大出口国,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已经对我们开放。”他说。

这一协议的签署,为近几个月饱受经济危机之苦的阿根廷提供了难得的喘息。阿根廷上月大选导致比索对美元汇率暴跌,时隔四年再次实行金融管制,预计今年通胀率将达到55%。

在这种形势下,阿根廷大豆可能会在明年增产。原因是,阿根廷经济不确定因素太多,农民正在选择放弃成本高的玉米而种植大豆,作为规避风险的一种方法。当地分析师表示,玉米每公顷的生产成本约为500美元,比大豆要高出约70%。

不过,经济形势不佳也为阿根廷豆粕供应前景增加了不确定性。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信息与经济研究主任卡尔泽达(Julio Calzada)表示,经济和政治动荡可能会拖累农业的投资,从而影响农作物产量和质量。

“如果局势变得复杂,施肥水平可能下降15%。”他说。因为种植成本通常以美元计价,如果比索继续贬值,意味着农民需要以更高的代价购买化肥。

阿根廷农民还对未来政府的政策感到担忧,特别是在初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的反对派的副总统候选人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克里斯蒂娜在2007年至2015年间担任阿根廷总统,曾实施民粹主义的经济政策,当时她对阿根廷农产品的出口实施限制,并施加重税,引发了农民强烈不满。如果她再度上台,将会引发农民的担忧。

此外专家表示,由于中国和阿根廷路途遥远,在运输过程对于质量的控制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正常的豆粕保质期在半年左右,天气炎热会缩短保存期限。按照正常的进口流程,阿根廷豆粕压榨后运至国内港口约需要两个月,豆粕水分、霉变等指标容易出现问题,这会部分地削减其进口优势。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电话:0371-60999137*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阅读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
公安部备案 1101080202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