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动物蛋白鱼粉资讯> 正文
鱼粉替代 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14-01-02 15:07作者:kongyan来源:中国水产频道网

  诺伟司认为,鱼粉替代的方向并非单一蛋白源的简单替代,而是基于营养素平衡和鱼类健康的综合替代。

  中国饲料产业的发展伴随着蛋白原料供应的步步紧缺,这一现象在水产饲料行业表现尤其突出。2013年,鱼粉、菜粕、棉粕等主要蛋白原料价格疯涨,有些甚至出现断货现象。蛋白原料供应紧张逼迫行业寻找新蛋白源,于是,关于各种杂粕、微生物蛋白、藻类蛋白等的应用研究成为饲料企业和科研院所的研究重点。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2013年饲料价格猛涨,很多饲料厂非但没有减少鱼粉添加量,反而为了满足市场养殖户片面对高蛋白、高鱼粉的要求,不得不增加饲料中鱼粉用量,甚至做出了“高端料”,尤其是在虾料上面,蛋白越做越高,鱼粉添加量也越来越大。

  总结下来,我们面临着各种杂粕应用技术不成熟、鱼粉替代原料尚未找到、鱼粉需求并未减少的紧张局面。众多专家呼吁减少水产饲料中蛋白含量,但是一线饲料企业缺少相关技术支撑,为了保住市场,并不敢迈出这一步。

  那么,如何解决水产饲料蛋白源问题,诺伟司国际中国水产业务发展总经理陶青燕认为鱼粉替代的方向并非单一蛋白源的简单替代,而是基于营养素平衡和鱼类健康的综合替代。

  部分饲料企业将鱼粉替代简单等同为减少鱼粉

  FAM:您认为中国水产养殖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陶青燕:中国水产养殖量占到了全球的70%,水产饲料产量占全球的50%左右,水产品产值却只占全球40-50%,说明我们主养的还是一些低附加值的品种。全世界动物蛋白蛋的需求在持续增加,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基于对于消费市场的判断,水产的发展前景会持续看好。

  从大的方面来讲,中国和全球水产养殖发展并没有太大差异,都面临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一个是可供养殖的水面,另一个是可供水产养殖的饲料来源。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在中国特别突出,以前是鱼粉和磷源,现在连植物蛋白源都很紧张了。今年中国无论是特水料和普通料的生产企业还是养户的利润状况都不太好,饲料原料紧张,价格高企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反映出可持续发展瓶颈的限制。

  现在来自饲料厂一线的声音还是要多添加鱼粉,很多老板还是的将鱼粉含量与饲料档次进行简单挂钩。认为鱼粉替代就是简单等同于减少鱼粉,降低饲料档次。这种思路是与技术的发展和配合饲料技术的宗旨相违背的。其实大家回过去看几年前的配方,会发现配方中鱼粉的量不同程度的减少了。我们更多的是依靠提高饲料中总蛋白的含量,提高配方脂肪的含量来弥补因鱼粉使用量下降导致的消化率下降。可以说这种配方调整模式在过去甚至今天都对降低我们对鱼粉的依赖程度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我们要看到,简单提高配方中能量和蛋白的浓度,而不着眼于消化率或营养平衡技术的局限性,同时需要系统审视这种替代方式对资源的浪费和对池塘生态系统自净能力的巨大压力。对于未来水产可持续发展的课题,已经不是在讨论鱼粉会到达多少价位,而是没有足够货源的问题。如果我们还在用资源换产品,用高蛋白、高鱼粉配方去换取低附加值产品,这样的产业必然是缺乏未来的。在中国人们对于水产可持续发展的压力和前沿技术的信任度还相对滞后,这是中国水产业和其他国家最大的差异。

  FAM:诺伟司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陶青燕:诺伟司希望把新的技术带进来,但是第一位的还是要转变观念,如果我们没有认识到可持续发展带来的压力,用抵触的情绪或侥幸的心里去接受压力,还抱着今年过了明年可能会好的心理,那么技术的推广和应用就会有一定的困难,在小的层面来说是利润率的减少,在大的层面来说是竞争力的逐渐丧失。我们都知道,科技的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未来我们对鱼粉替代的认识肯定比今天更为全面和深刻,因此企业的竞争力从技术层面讲就是基于对于现时代技术的掌握和未来技术的有益探索。我们认为,中国水产技术发展的空间非常大,在目前恶劣的竞争情况下,需要有能够给技术脱颖而出、获取机会的超前意识,以更开放的心态接受先进技术,从而创造更多价值。

  FAM:添加剂新技术和产品很多,饲料厂如何选择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陶青燕:现在有很多集团性企业都有专门的添加剂评估岗位,这对于在纷繁复杂的添加剂产品中寻找到真正自己想要的商品非常重要。除了实验评估外,资质的评估其实是非常重要和行之有效的方式,饲料厂需要知道这个供方的能力特别是研发能力,对于是否能够提供真实有效的商品及解决方案非常重要。

  FAM:中国的水产养殖很分散,养殖户的文化水平也不高,企业可能考虑到新技术会给市场带来风险,不能很快地接受和应用。

  陶青燕:其实各行各业对于任何一项新事物或新观念的接受都是有个过程的,这个完全可以理解。所以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即使在其它国家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我们还是要在中国做企业实证,委托中国的科研院校进行更贴近中国市场的应用性研究的重要原因。通过对于饲料原料及肉品消费的供需分析我们知道鱼粉替代一定是未来的方向;通过对于水产动物生理和健康的大量深入研究和实践;我们知道综合替代才能同时解决质和量的问题。所以我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NextPage]

  对于诺伟司而言,诺伟司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销售产品的公司,我们以成为客户的事业伙伴为目标,我们期望看到当客户遇到技术困难时能想到诺伟司是他可以依赖也有能力支持他的事业伙伴。这也是我们为客户提供很多非产品相关的技术支持和培训的重要原因,我们坚信只有客户的成长才是我们在纷繁复杂的竞争中被客户识别并实现诺伟司价值的有效手段。

  鱼粉替代应是一整套综合方案

  FAM:您如何看待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的鱼粉替代问题?

  陶青燕:关于鱼粉替代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做,一个事情成为主流一定是有大量的人在倡导和实践的。作为饲料原料有几点是不能改变的,第一要有量的支撑,再好的原料只有一点量是没有意义的;第二尽量不和人争食,这就决定了我们要变废为宝。

  但关于鱼粉替代的热烈讨论,大家很急于知道用什么原料多少公斤可以替代多少公斤鱼粉。我们都倾向于接受和传播尽量简单通俗易懂的规律。但规律是有前提的,这也是人们往往感觉科研报告难于应用的重要原因。因此对于大配方概略养分及微量成分的组成特点,养殖品种,养殖阶段,特别是对该配方情况下健康威胁的判定对于采取哪种替代方案是非常重要的。应该这样说鱼粉替代技术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减少鱼粉的技术,而是一个综合的平衡技术,涉及营养与健康的平衡考量。对于不同的养殖对象和替代诉,求应该采用不同的替代方案,但所有方案都是围绕营养素的平衡和健康的考量来进行的。

  FAM:您不认可将来会有一种原料替代掉鱼粉的观点吗?

  陶青燕: 如果一种原料可以完全替代鱼粉,那它就是下一个鱼粉。饲料原料最好要结合人类工业的副产物和人类不能食用的产品,这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比如DDGS是酒精生产的副产物,菜粕、豆粕是人类食用油生产以后的副产物。如何提高现有蛋白原料的利用率是方向,涉及到营养素的平衡和健康的维护。如果想用单一一种原料去平衡所有营养素和健康,从可持续方面考虑是不现实的。饲料营养的基本原理是组合平衡。现在要解决的不单是技术方案,更是商业方案,商业技术方案需要满足可持续发展的需求。

  FAM:诺伟司的鱼粉综合替代方案是怎样的一种技术?

  陶青燕:鱼粉的成功替代第一要有成本优势,第二不影响鱼的生长,即采食,生长速度,饵料系数都要不受影响甚至更优。我们知道鱼粉替代后一般的反应是采食量下降,生长速度下降以及饵料系数上升等,这些反应和饲料消化率的下降是直接相关的。饲料的消化率受两个因素决定,一是饲料原料的可消化性,另一个是动物的消化力,即肠道健康。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将鱼粉替代为普通植物原料以后鱼虾肠道普遍的健康受损。因此我们的综合替代是基于营养素的平衡,即从基本营养素层面满足鱼粉替代后营养素量和质的需求,另外加强功能营养的平衡,以维持正常健康的肠道功能。基于多营养素,多层面(营养素及健康)的平衡后,鱼粉的替代才能同时拥有成本优势和实践的价值。正是基于完整及系统的理论基础及全球的实践经验,今年我们在中国多个集团性企业的验证试验均取得了成本下降,生产成绩更优的替代效果。

  FAM:现在很多公司在使用杂副原料,您感觉这些原料的应用前景如何?

  陶青燕:这些原料可以成为中小企业从生存到初步发展阶段的原料应用,但不能作为长远的选择。成为饲料原料的基本条件是一定要有充足的、恒定的供应量。小的企业可以通过收购这些原料来降低成本,原始积累,但是产量大了以后就无法满足供应。

  配方不全面导致营养代谢性疾病

  FAM:可持续发展除了原料的短缺外,在营养和疾病方面需要关注什么?

  陶青燕:目前中国水产行业人们关注的重中之重是追求生长速度,营养和健康的平衡还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其实我们已经因此付出了很大代价。

  比如很多养殖户鱼发病了,停料或控料就好了,这种现象不符合营养学原理,什么样的原因呢?其实是营养代谢性疾病,说明我们的营养配方是非全价的。大的营养方面配方都做到了,但是在微量营养和功能营养方面存在欠缺,我们只关注到饲料概略营养水平,没有关注原料微量成分对鱼体健康带来的影响。鱼类第一大营养代谢性疾病是油脂氧化和氧自由基带来的,是发病率最高、造成损失最多的疾病。另外肠炎、肝病等疾病也大量存在。

  因为原料短缺或价格的原因,鱼类的配方模型变化往往非常大,这些大配方的改变会导致微量营养素,抗营养因子,以及营养代谢的改变,如果不进行针对性的处理就容易带来生产上的损失。其实鱼粉替代就是一种大配方的调整,往往会导致肠道的损伤,如果没有针对健康的预案,这种替代就一定不会成功。

  FAM:可持续发展方面有没有做的比较好的案例?

  陶青燕:具有代表性的是挪威和泰国,国家的投入对于可持续发展影响是很大的,挪威政府关于鱼粉替代的研究非常多,包括前几年挪威三文鱼发生病毒性的贫血,政府也投入很多资金做研究。泰国政府今年对虾料蛋白最高含量进行了限制,也是为了可持续发展,这要求营养要做的更精细更平衡。中国现在饲料蛋白做的都比标签值高,不但带来了资源的浪费,还带来了水质的污染。

  FAM:养殖户很难对水产饲料的养殖效果做出判断,现在主要看饲料蛋白含量和生长速度,行业如何引导养殖户合理选择饲料?

  [NextPage]

  陶青燕:水产动物不像陆生动物很容易判断生长的整体情况,所以养殖户就只好依赖标签来判断。而养殖户也往往只有等鱼出塘以后才能判断当年的饲料是否好。其实饲料厂层面也非常希望养殖户能够客观公正的判定饲料的质量而不是简单的依靠价格和标签。

  近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各个饲料厂的塘口服务越来越多,这些服务除了帮助养殖户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也教会养殖户怎样及时有效的判定饲料的质量。我知道有一个很大的水产集团企业自制了一种肠道卡尺,将鱼的肠道固定好后就可以通过拉伸长度定量测量鱼类肠道的健康程度。所有的养殖户都知道只有健康的肠道才能有最终的效益,因此这是一个很好且简便有效的办法,避免大家走入低品质价格竞争的渠道。这个案例可以证实,营养与健康的平衡理论是一直存在于人们内心深处的,只是由于缺乏标准而使人们难于考量。而科技进步的方向一定是要教会人们理性消费,所以诺伟司水产业务的理念是“相信科学的力量,看见应用的价值”。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