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料大豆评论> 正文
南美洲大豆为什么能挤垮中国
发布时间:2014-05-04 08:41作者:xiechangcheng来源:

  提起帕塔哥尼亚(Patagonia),我首先想到的是风。这里的风不但速度快,而且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风把树都吹倒了,只剩下草;风把人都吹跑了,只剩下记忆。凡是去过帕塔哥尼亚的人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里,但只有很少的人愿意留下。

  上面这段话是我10年前第一次去阿根廷时写的,文艺范儿十足。那一年我背着背包去旅行,关心的是阿根廷绝美的风光。这个国家地理位置特殊,北边是热 带雨林,可以看到世界第一大瀑布伊瓜苏瀑布;南边是帕塔哥尼亚荒原,可以看到全世界最好看的Perito Moreno冰川;东边是漫长的海岸线,到处是沙滩美女和运动着的巴西青少年;西边是安第斯山脉,湖光山色堪比瑞士。我四个角都走遍了,唯独没有去阿根廷 的中部,那里有著名的潘帕斯草原,但据说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农庄,种满了小麦玉米和大豆。

  庄稼,有什么看头?我当时这样想。

  五年前我第一次去巴西,只去了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看到了基督像和Ipanema海滩,遥望了一眼半山腰延绵不断的贫民窟,再进到著名的马拉卡纳足 球场,看看那些黄衫明星们留下的脚印,就觉得自己到过巴西了。巴西除了足球和里约还有什么?对了,还有亚马逊雨林。后来终于有机会去亚马逊雨林转了一圈, 看到的全是石油公司留下油坑和农民们开辟出来的橡胶和咖啡园。那次旅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热带雨林,看到的当然就是这些了。再后来我有机会去非洲的热带雨 林转了转,怎么说呢?偷偷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吧:真正的热带雨林一点也不好看,除了绿色没别的颜色,满眼都是杂乱无章的枝桠,看不到几朵花,野生动物更是难 得一见,别信BBC的纪录片,人家在雨林里待了一年才拍到几个好镜头,集中起来展示给你看,当然好看了。

  虽然看上去不美,但我也知道热带雨林对于地球生态环境的重要性是无法替代的。后来看到一篇文章说,巴西农民为了种大豆,然后出口到中国换外汇,竟然 把雨林都砍了,我无比气愤,一直想着为亚马逊雨林做点什么。机会终于来了,今年3月份我有幸再次踏上南美洲的土地,目的只有一个:看看南美洲的庄稼,尤其 是大豆,我想看看人家的大豆都是怎么种出来的,为什么千里迢迢运到中国还能赚钱。

  最近几年,大豆这个名词屡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但总是以一种悲情的身份出现,前面冠以“拯救”二字。大豆原产于中国,但2013年中国进口了6340 万吨大豆,平均每个中国人分到90斤,几乎相当于一个苗条姑娘的体重了。中国自己只生产了1200万吨,不到进口量的20%。有人说,这些进口大豆如果全 都在国内生产的话,按照目前的平均亩产量计算,需要5.3亿亩土地,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必须进口。

  [NextPage]

  这是一个过于简单的解释,我还想知道更多的原因。于是我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走访了阿根廷和巴西的大豆主产区,亲眼看到了人家的大豆都是怎么种出来 的,为什么他们的效率会这么高,以及亚马逊热带雨林到底有没有因为种大豆而被砍伐。我得出的结论是,南美洲农民的集约化生产,大量的科技投入,外加宽松的政策,造就了南美洲的农业。这里面每一条都有很多细节可以讨论,我为此写了2.5万字的考察报告,刊登在本周三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上,封面是普京和乌 克兰。

  如果一定要总结成一点的话,我认为南美洲农业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缺乏农业传统。对了,你没看错,传统不总是对的,北半球的旧世界有太多的农业传统,但 结果并不美妙。就拿简单的犁地来说,这曾经是农业发展史上出现的一项革命性技术,但后来的实践表明犁地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不但不一定提高产量,而且会降低 土壤的有机物含量,破坏生物多样性,导致农业不可持续。美洲没有农业传统,美洲的农民用于尝试新的耕作技术,率先实现了大面积的免耕法,在保持土壤肥力的 基础上实现了增产增收。

  大面积的免耕法需要更先进的技术作为支持,点种式的播种机是其一,其二就是除草剂。早期的除草剂不但效果差,而且污染环境,不是好东西。幸亏孟山都 发明了草甘膦,一种低毒易分解的广谱除草剂,这才终于让免耕法成为可能。但是草甘膦让其他除草剂公司一下子没了生意,大家都恨死了孟山都,这家公司后来的 发展,和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

  草甘膦不是没有竞争者,也不是没有缺点。于是孟山都又再接再厉,开发出了抗草甘膦的转基因技术,弥补了自身的缺陷,并再次把竞争者远远甩在了身后, 同时也树了更多的敌人,招来了更多嫉妒的目光。反对者利用了人类同情弱者的天性,成功地把孟山都妖魔化了。好在南美洲的农场主们没有听信谣言,而是从实际 需要出发,抛开传统和各种“主义”的束缚,本着实用主义原则,谁的技术好就用谁的,最终成为全世界大豆的粮仓。

  南美洲农业的故事还有很多地方很值得玩味。阿根廷的故事告诉我们,人一定要有些压力,才能迸发出斗志。巴西的故事则告诉我们,遇到恶法一定要坚决反 抗,而大名鼎鼎的“民主程序”,其实背后的“阴谋诡计”一点也不少。这趟旅行让我明白了很多书斋里永远也想不清楚的道理,希望大家也能跟我一样,读了这个 故事之后能有所启发。

  潘帕斯草原平得像一面镜子,上面种满了大豆,阿根廷从96年开始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不但节约了劳动力,减少了其他剧毒除草剂(比如百草枯、2,4-二氯苯氧乙酸)对环境的污染,还使得免耕法迅速普及至超过九成,大大增加了土壤有机物含量和生物多样性,在把亩产提高3倍的情况下保护了阿根廷的环境,这才是农业的未来。

  [NextPage]

  从布宜出发,沿着南美第二大河Parana河逆流而上400多公里,左岸出现了一连串农产品码头,装运的大都是转基因大豆及其衍生产品,比如豆渣和豆油等。中国每年从阿根廷进口大约1000万吨大豆和豆油,需要航行35天才能到达目的地,阿根廷政府抽取三分之一的出口税,即使这样人家还能赚钱!

  这位巴西农民名叫Rogerio Pacheco,原本是个电气工程师,今年种了800公顷土地,三分之一是大豆。因为采用了最先进的种植技术,平均每公顷能收4.3吨大豆(中国平均1.8吨),按照今年的收购价可以卖得5300巴币,扣除1000巴币的成本,每公顷净赚2200美元,相当于每亩地赚150美元。

  保障粮食安全不等于禁用国外种子,因为绝大部分种子都是在国内生产的,想封锁都没门。开放种业竞争的结果是,巴西阿根廷大部分种子都是本国企业生产的,因为他们有最适合本国国情的种质资源,只是通过授权的方式引进跨国公司研发的Bt基因或者抗除草剂基因而已。

  作为南美大豆的最大进口国,中国对于南美农业政策的影响是很显著的。比如一种同时具备抗虫和抗除草剂叠加性状的转基因大豆早在2010年就被巴西政府批准了,但中国直到去年才批准,巴西农民被迫等了3年。当然最可怜的还属中国农民,只能用落后的技术,而中国的豆腐消费者就得多吃杀虫剂。

  农业的特点决定了土地面积如果太小的话很难挣到钱,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阿根廷很早就完成了土地兼并,比如这家私人农场的面积是8000公顷,雇佣了一批专业的农业技术人才负责经营管理,完全像一个企业在运作。当地人告诉我,阿根廷农业从业人员的平均素质世界第一,比美国还要高。

  从业人员的高素质使得阿根廷农场的技术含量名冠全球。这家农场从70年代开始种大豆,当时每公顷只能产1吨左右。80年代最早开始试行免耕法,土壤肥力保持得非常好,如今每公顷可以产4吨大豆,成本控制在400美元,所以才能在运输距离如此远,政府又抽35%出口税的情况下还能挣到钱。(三联生活周刊)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