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料大豆资讯> 正文
国产大豆捍卫者田仁礼“非典型退休”
发布时间:2014-05-29 09:24作者:xiechangcheng来源:华夏时报

  摘要: 田仁礼曾被誉为国产大豆产业的领航人和捍卫者。他的企业在被称为国产大豆“最后的守望者”的黑龙江,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本报记者 陈岩鹏 北京报道

  “今年给老田打过几次电话,但一直没通上话。”5月26日,一位曾与田仁礼来往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记者随即拨打田仁礼手机,但此号码显示已关机。

  在此之前,黑龙江一家油脂企业负责人和当地另一家大豆加工企业负责人均向本报记者透露,田仁礼现在的确联系不上了,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据悉,田仁礼曾多年担任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九三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如今的继任者是曾经的副总兼财务总监杨宝龙。

  田仁礼曾被誉为国产大豆产业的领航人和捍卫者。他曾拯救过一家濒临倒闭的油厂,这家企业如今已成为中国企业500强;他在“大豆地震”那年,不计血本敞开收购原粮;他的企业在被称为国产大豆“最后的守望者”的黑龙江,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关于田仁礼的传闻,九三集团对外的口径是“他退休了”。本报记者向多个官方机构核实情况,得到的回复或是无可奉告,或是“不清楚”。九三集团内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称,领导班子更换并没有影响到企业经营。

  物是人非

  业内人口中的“老田”,已经有段时间没在媒体报道中露面了,而其在九三集团的身份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至于其职务为何调整,个人到底有什么事,目前并未有正式说明。

  5月27日,本报记者致电黑龙江省委宣传部,相关人士就此事回应称,目前没有接到相关通告。该人士建议记者向黑龙江省农垦集团求证。

  资料显示,九三集团是黑龙江省农垦集团的子公司。本报记者致电农垦集团机关党委,相关人士表示,“不知道田仁礼的事情。”记者接着又询问了农垦集团宣传部,相关人士亦称“不太清楚”,并建议记者询问负责外宣工作的赵主任,但赵主任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上述油脂企业负责人则非常肯定地称,九三集团的一把手已经不是田仁礼了,而是杨宝龙,此前杨曾任九三集团副总经理一职。

  对此,九三集团综合部相关人士回应本报记者称,杨宝龙现在已上任九三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至于田仁礼的去向,该人士说:“他退休了。”本报记者5月27日多次拨打杨宝龙办公室电话及其手机,都无人接听。

  据了解,1972年出生的杨宝龙是土生土长的北大荒人,他曾在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就读会计学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农垦总局审计处工作,2006年升任九三集团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本报记者从九三集团网站上发现,关于杨宝龙最近的一条信息是在去年8月20日,当时商务部外贸司司长王受文到访九三集团,杨宝龙负责接待。

  [NextPage]

  而关于田仁礼的最新信息,记者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网站上查询到,去年9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赴九三集团惠康公司考察,是由时任九三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的田仁礼亲自接待的。

  记者从《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2013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上查询到,田仁礼生于1955年10月,现年不到59岁。同时,田仁礼在2009年12月至2012年12月期间曾担任农垦集团董事。

  截至记者发稿时,哈尔滨市粮食行业协会网站上还挂有田仁礼的照片和简历,从简历上看,他仍是该协会的副会长,他在九三集团的职务甚至还没来得及更改。

  国产大豆捍卫者

  田仁礼曾被誉为大豆产业的领航人,接受采访的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对他的评价是,为九三集团和中国大豆产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一个在1992年已濒临倒闭的油厂,而今成为年产300多亿元的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多次进入中国企业500强,其辉煌的背后记载着田仁礼不寻常的足迹。”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如是评价。

  正是在濒临倒闭那年,田仁礼调任九三油脂化工厂副厂长,1999年升任九三油脂化工厂总经理。

  据介绍,田仁礼走马上任伊始,实施了扩产改造,将年加工大豆10万吨的加工规模一下增加到40万吨,吨豆成本下降100元。2001年改造、2002年相继投产的宝泉岭、北安“糖改油”项目,使九三油脂的加工能力猛增到200万吨,处于当时全国油脂加工行业第二位。

  黑龙江农垦是九三集团和田仁礼的大本营,但这位大豆产业的领航人并没有把眼光局限于此,他又决策在大连、天津港口分别新建年加工大豆150万吨的油脂初加工基地。随着加工基地逐步投产,九三油脂年加工大豆能力达到550万吨,成为国产大豆产业名副其实的龙头。

  如今,九三集团不仅拥有黑龙江九三、哈尔滨大豆制品、惠康食品等11个生产子公司,还在美国芝加哥、巴西圣保罗、马来西亚吉隆坡等地设立了四家海外经贸公司。

  对于与田仁礼打过多年交道的人来讲,他们认为老田有国际视野,愿意接受新事物,并且富有战略眼光。即便如此,面对国产大豆被进口大豆冲击得越来越严重的现状,他还是选择了为国产大豆鼓与呼。

  让黑龙江农民念念不忘的是,2004年“大豆地震”,大豆价格暴跌,但九三集团对当地农户继续敞开收购原粮。至2004年6月末,收购价始终保持高出市场价1-2分钱,打破了历史纪录。

  2009年6月份的一份统计显示,中国大豆对进口大豆的依赖高达70%。一边是低价进口,一边又在高价收储,大豆加工企业苦不堪言。在此背景下,加工企业纷纷寻求政府补贴。田仁礼也不例外,他当时呼吁“让企业也参与收储”,以减轻进口大豆的冲击。

  [NextPage]

  在2013年7月的一次受访中,田仁礼直接发问:“国产大豆的出路何在?”

  而在今年4月份“中国大豆贸易商120万吨进口大豆的违约风波”事件的一篇报道中,还能看到田仁礼在呼吁“完善国内期货市场”。只是不知他说这话的时间是哪天。

0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本文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1 www.boyar.cn 博亚和讯
京ICP备13008321号-1